为何马来西亚提供免费或高津贴公共医疗,私立医院依旧蓬勃发展?

是否有人曾想过,为何马来西亚政府为国人提供免费或高度津贴的公共医疗,全额付费的私立医院生存之余尚能蓬勃发展?这类现象在城市化且私立医院林立的州属,如槟城、雪兰莪、吉隆坡、马六甲、柔佛尤其明显。这些地方虽为医疗旅游的重镇,若无本国人付费使用,肯定难以支撑这些私立医院。重点是,什幺因素驱使国人不介意额外付费,纵使昂贵仍要接受私立医院治疗?

根据2015年的《国家健康和发病率调查》报告(National Health and Morbidity Survey)发现,愿意接受私立医院住院治疗的国民,多数来自城市地区、年龄介于三十岁至五十九岁、华印裔、私人界任职、受高等教育、中高收入家庭。这些数据首先告诉我们,私立医院的客户经济能力较好。同一份报告也透露国人不满意公立医院服务素质的原因包括:等候会诊时间长、不得选择属意医生、难以挑选单人病房或较不拥挤的病房等。有趣的是,一般华裔对公立医院务素质指标的不满意程度比例,高过巫裔受访者一倍,也较其他族群明显倾向认同私立医院。到底公立医院哪里做得不好,华裔病人要求什幺?

私院成为华裔优先选择

私立医院之所以受国人欢迎,除了历来的名声、先进仪器设备、室内装潢与舒适空间,最大的资产其实是专业医疗团队,更準确地说,是资深又名气大的专科医生。一旦涉及亲人健康状况和生命风险,不管有无能力负担医药费都会尽力确保得到最好的医疗照护。金钱反而是次要考量,找「再世华陀」救命要紧,无形中造就了名气越大好评越多的专科医生成为各私立医院的活招牌,病人慕名而来为医院增加不少收入。然而,这未必是理智的决定,根据2016年《国家医疗会计帐户》(Malaysia National Health Accounts)显示,全国一共有196亿令吉直接从自身口袋(out-of-pocket)掏出来偿还私人医疗费(或78%私立医院客户选择如此)。

若有选择,为何华裔(尤其槟州)锺情私立而迴避公立医院?槟州的数据显示入住私立医院的人数超越公立。笔者将尝试从以下两个角度分析:一、专科医生的资历、职涯方向和累积人数;二、专科医生和其团队的身份象徵。

为何马来西亚提供免费或高津贴公共医疗,私立医院依旧蓬勃发展?

首先,根据前卫生部长苏巴马廉(Subramaniam Sathasivam)的国会答询,截至2017年12月国内共有9,632位医生申请加入国家专科医生登记册(National Specialist Register),其中只有4,843人(或50.3%)留守卫生部底下的公共服务领域。儘管如此,卫生部的专科医生却得应付大约70%全国入院人数(以及更大比例的门诊人数)的工作量负荷。

问题是,从2015年至2018年1月杪,一共502名卫生部医院的专科医生辞职,其中四分之一直言转去私立医院。大部份请辞者拥有公务员等级Grade UD54以上,代表至少已投入九年服务,相对资深。若不是请辞出国另谋高就,那幺公立医院专科医生的流失几乎就代表私院获益,无形中扩大了两者之间资历和技术的鸿沟。优秀资深的医生纷纷过档私院,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部份公众对公立医院观感下降。

就槟州的情况而言, 2016年资料显示,不仅私立医院的专科医生人数是公立的两倍之多,且平均资历也高达七年以上或更资深。事实上,公立医院拥有更多元化的专科项目(四十五项),私院只有三十五项专科,反而有更多重叠、各家角逐竞争最「热门」的专科。

其次,病人和家属固然期望能选择沟通良好的医生。一些华裔或有族群情意结,对通晓华语或方言者有莫名的亲切感,成为选择医生的其中重要考量。公立医院一般不让民众指定任何执勤医生,再加上华裔或通晓自身母语的友族专科医生比例,本来就比城市大型私立医院低,造成不少华裔家庭对公立医院意兴阑珊。为此,卫生部已在特定专科医院推行「全额付费」制度(Full Paying Patient Services),让能负担费用的病人指定属意的专科医生,享有最高级的服务待遇。基于公共服务应不分贵贱,对病人一视同仁,笔者并不赞同此政策。

为何马来西亚提供免费或高津贴公共医疗,私立医院依旧蓬勃发展?

还有一个不愿认清的事实是,部份华裔可能将公立医院视为另一个公务部门,把族群偏见投射在以巫裔为主的医疗团队,间接影响他们对公立医院的信任。抱持这种心态的代价不菲。公共医疗的经费源自纳税人,囿于偏见得支付大笔私立医疗费用,岂不等同缴交双份税赋吗?

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后,中央政权轮替,新卫生部长走马上任,公民社会对医疗改革重燃希望。若要改变民众对公立医院的刻板印象和偏见,首先就得留住资深专科医生。笔者认同,政府绝不可能把专科医生的待遇提升至私院水平,但不代表不该顺应需要调整薪资和升职制度,设法与僵硬的公务员薪金制度脱勾。再来,政府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培训医疗专才,私院轻易伸手挖角,对政府和纳税人来说极不公平。

笔者大胆建议政府根据相关医生的年资,向私立医院徵收类似职业运动市场的「转会费」(transfer fees)。这笔钱累积起来,日后可作为特殊基金奖赏,资助公立医院杰出表现的医生。这将会是非常正面的肯定,有望鼓励他们留下来继续服务。同时,为了避免经验技术与人才长期流失,政府应鼓励甚至强制私立医院的专科医生定期回流从事公共服务,增广对新病例的认识。此外也须承担额外的社会责任,例如训练医院实习生和专科医生,或做临床试验研究。这对目前仍在公共领域、身负重责、过劳的医界同行或许会公平一点。

延伸阅读:

东南亚「医疗观光」新趋势:泰国医院提供套装服务,含机场接送及术后旅游台湾的医疗技术,让越南女孩实现拥有「一双鞋」的愿望难民医疗情况严峻,无国界医生吁缅甸:应立即准许国际人道救援工作